跳至主要內容

國軍歷史文物館

:::

常設展覽

對日抗戰
2018-01-16 / 2018-12-31
第二陳展室

民國26年7月7日,日軍在河北省宛平縣盧溝橋附近舉行演習,藉口搜查失蹤士兵,攻擊宛平縣城,吉星文團長以守土有責,奮起抵抗,遂揭開八年對日抗戰之序幕。7月17日,蔣中正委員長發表廬山談話,決心抗戰到底,並決定持久消耗戰略,以為長期全面抗戰。日軍挾其優勢軍備,企圖以速戰速決之戰術,奪取我國戰略要地,我方以劣勢軍力,對敵之攻勢,採以戰略上守勢與戰術上攻勢,消耗並打擊敵戰力,以求空間換取時間。

民國26年8月13日,日軍大舉進犯淞滬,國軍堅守3個月以上,粉碎日軍企圖「三月亡華」的野心及美夢。淞滬會戰結束後不久,日軍進占南京,國軍為改變不利態勢,誘敵北上。27年2月,沿津浦鐵路南下與自南京北上兩路日軍會合,企圖攻占徐州。4月6日,國軍在臺兒莊將進犯的日軍圍殲,是為抗戰以來首次大捷。嗣後日軍改變作戰軸線,溯長江西犯武漢,敵我鏖戰長達5個月後,我軍自武漢轉進。之後日軍封鎖我國沿海港口,抗戰初期作戰遂告結束。

民國27年11月,武漢會戰結束後,抗日戰爭轉入戰略相持階段。國軍主力部隊部署平漢、粵漢鐵路以西,國民政府及統帥部則遷都重慶。華北及華中大部地區,武漢以下之長江沿岸重要都市,均被日軍控制。日軍則自武漢會戰後,將速戰速決戰略改為長期持久,企圖逐次消耗國軍戰力,迫使我國屈服。

抗戰中期,國軍繼續採行持久戰略,連續發動有限度之攻勢與反擊,以牽制、消耗日軍。同時策應敵後游擊部隊,加強對敵後方控制,伺機襲擾,粉碎日本「以華制華,以戰養戰」之企圖,並抽調部隊,輪流整訓,強化戰力,準備總反攻。此期間重要會戰計有南昌會戰、兩次長沙會戰、桂南會戰、晉南會戰等戰役,及由國軍主動發起的民國28年冬季攻勢。28年12月31日,國軍反攻桂南,在崑崙關殲滅日軍1個師團,締造名揚中外的崑崙關大捷。

民國30年12月8日,日軍偷襲珍珠港,美國旋即對日本宣戰,太平洋戰爭爆發。自此抗日戰爭進入後期階段,我國單獨對日作戰轉變為與盟軍並肩作戰。12月下旬,日軍為策應華南作戰,防止國軍反攻,發動第三次長沙會戰。31年1月,國軍殲滅進犯長沙的日軍,締造第三次長沙大捷。同年春,日軍進犯英屬緬甸,我國派遠征軍援助緬甸。4月19日,遠征軍在仁安羌一役擊潰日軍,成功解救英國軍民7,000餘人,開啓國軍揚威域外之新紀錄。

民國33年春,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一連串的失利,其敗象已露,為了專注對付太平洋戰事,企圖打通中國大陸南北交通線平漢及粵漢鐵路,以早日結束對華的戰事,轉移兵力運用於其他戰場。數十萬日軍大舉進犯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廣西。國軍在衡陽英勇奮戰,堅守47天,殲敵甚多,振奮了民心與士氣。12月上旬,日軍襲占貴州獨山,在國軍積極反攻下,速將日軍擊退,自此日軍已無力再對我發動大攻勢。

抗戰後期,我國與美、英等盟國並肩作戰,獲得美國大量軍援,國軍得以換裝,編練新軍,增強空軍,重建海軍。民國32年3月,美國派遣第14航空隊至中國作戰。在陳納德(C. L. Chennault)將軍的建議下,10月我空軍與美國陸軍航空隊組成中美混合團,並在歷次對日軍作戰中,創下輝煌豐碩的戰果。國軍在亞洲戰場上英勇卓越的表現,不僅牽制在華的百萬日軍,並協同盟軍反攻滇緬,打通中印國際公路,深獲同盟國的肯定,進而提升我國的國際地位;美、英兩國於32年與我國訂立平等新約,其他國家隨後跟進,中國在戰後成為世界四強之一。

民國34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。9月2日,日本正式向盟軍投降。9日何應欽將軍代表我政府在南京正式接受駐華日軍呈遞降書,至此八年艱苦對日抗戰獲得最終的勝利。戰後依據32年12月1日,蔣中正、羅斯福及邱吉爾等中、美、英三國領袖在開羅發表的聯合宣言,日本占領中國的東北四省、臺灣、澎湖群島等歸還中國。臺灣重新回到祖國懷抱,是為我國對日抗戰重要的成就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