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內容

國軍歷史文物館

:::

常設展覽

勘亂暨臺海戰役
2018-01-16 / 2018-12-31
第三陳展室

抗戰勝利後,中共全面叛亂,迫使政府進行綏靖、勘亂,然局勢惡化,不幸神州赤化。政府遷臺初期,處境艱危,橫逆沓來,不僅國內歷經大陸戡亂戰爭失利,美國繼而發表「對華政策白皮書」,致使局勢丕變。國軍基於保國衛民之天職,重整革命武力,鞏固復興基地,力圖早日反攻大陸,光復河山;共軍則趁大陸上軍事勝利之勢,續燃渡海進犯之野心。

民國38年10月24日夜,共軍9,000餘人舉兵渡海,對我金門發航進攻,惟我陸、海、空三軍,將士用命,奮力殲敵,歷經3日作戰,有效殲滅登島共軍,締造「古寧頭戰役」之勝利,不僅重挫共軍犯臺攻勢,更扭轉戡亂作戰失利之情勢,使臺澎金馬轉危為安,國祚民命得以延續。同年11月3日,共軍5,000餘人渡海進犯舟山登步島,39年7月26日,共軍700餘人進犯大膽島及二膽島,兩次戰役國軍皆能奮勇應戰,殲滅進犯之敵,從此確保臺海局勢的穩定,使中華民國得以穩定中發展。

雖然中共武力犯臺之舉數度受挫,然其染指之心,絲毫未減,甚而轉向對我金門地區實施砲擊。民國43年9月3日,共軍發動「九三砲戰」,對我金門地區進行大規模猛烈砲擊,落彈遍及金門各地,半月間計著彈8,767發,國軍遂行反砲擊,並在海、空軍密切配合下,重創敵砲陣地,殲敵300餘人,共軍砲戰之舉,遂告失敗。

民國44年1月18日,共軍動員兩棲部隊,在海、空軍掩護之下,以優勢兵力進犯我一江山地區。我守軍在王生明司令率千餘官兵奮戰下,英勇對抗5倍以上登陸之敵軍機艦,孤軍浴血奮戰達3日之久,傷斃敵軍2,000餘人。作戰期間,空軍即派戰鬥機增援,並轟炸敵陣地;海軍載運敢死隊突擊,但因海象欠佳,無法增援英勇苦戰之守軍,最後我軍仍寡不敵眾,壯烈成仁,一江山乃告淪陷,王生明司令所率領國軍官兵的英烈事蹟,永昭史冊,長留人間。

一江山陷落後,我大陳守備區情勢危殆,政府為確保大陳地區忠貞軍民的安全,經與美方協商後,於民國44年2月8日開始,實施「金剛A、B、C計畫」,由中美兩國共同派遣飛機與軍艦,掩護各型船艦31艘,將大陳軍民及物資分批安全撤運至臺灣。而未被納入金剛計畫的南麂島軍民,則另以「飛龍計畫」,由我海軍負責撤運,於2月25日成功轉進來臺。

民國47年上半年,國際局勢發生重大變化,黎巴嫩、伊拉克接連發生政變,英、美兩國隨即出兵黎巴嫩與約旦等國。中共趁美國出兵中東,無暇顧及西太平洋地區時,對金門地區發動砲擊,除了意圖在「第三世界」國家間樹立其領導地位,與試探美國對於《中美共同防禦條約》的底線外,更意欲一舉奪取金門諸島。8月23日下午6時30分,共軍以奇襲方式對金門地區發動較之九三砲戰更強烈的砲擊行動,在短短兩小時內,射擊大小砲彈約5萬7,000餘發,砲戰持續進行至10月6日中共宣布停火,落彈共計47萬餘發。

八二三戰役共軍砲火雖然猛烈,我金門官兵亦在第一時間奮勇還擊,橫亙戰役全期,我軍還擊約7萬4,889發。即使在火砲數量與口徑上,處於相對劣勢,但仍致力於打擊共軍。戰役發生後,金門各地有線通訊遭受嚴重損害,各部隊通信兵立即冒險搶修通信線路,力求維持指揮體系通暢,確保反砲戰的有效進行。海軍官兵歷經「八二四」和「九二」等主要海戰外,並先後以「閃電、鴻運、轟雷、長風、流星」等多項計畫英勇搶灘,成功完成對金門前線的運補。空軍則出動各型飛機9,094架次,自7月29日起至10月10日先後與敵發生13次空戰,前後共計擊落共軍米格17型機30餘架,擊傷及可能擊落13架,戰果輝煌;更次第實施「中屏、神鷹」兩項對金門空投運補計畫,確保前線軍需、彈藥、民生物資不虞匱乏。

共軍瘋狂地砲擊金門,始終無法瓦解金門軍民高昂的士氣,終於在民國47年10月6日中共發表宣告,對金門的砲擊「停火7天」。10月13日,再度宣布「再延長停火兩週」,10月26日後改採單日砲擊雙日停火,進入所謂「單打雙不打」的階段。「單打雙不打」的襲擾性砲擊模式,並無法達成軍事上任何決定性的勝利,直至68年元旦,中共正式宣告停止砲擊金門,結束「單打雙不打」的砲擊作為,中共砲擊金門所欲達成的戰略目標終歸失敗。

民國54年,國軍與共軍爆發了東引、八六與烏坵3次海戰,此3次海戰國軍雖遭受損失,但海軍官兵均能奮勇應戰,爾後臺海不再發生大規模衝突。

國軍遷臺以來,在歷次臺海戰役中均能克敵致勝、屢創佳績,實有賴於國軍記取戡亂戰爭失利的慘痛教訓,痛定思痛,銳意改革之故。在金、馬外島地區的軍民,亦能抱持軍民一體、同島一命的決心,積極建構金、馬防務,籌建各項工事,使金、馬如同海上堡壘般固若金湯,面對中共的武力威脅而能屹立不搖。在臺澎後方,國軍官兵夜以繼日,積極備戰,民眾同仇敵愾,全力動員,出錢出力,踴躍捐輸,全國精誠團結,終能有效嚇阻中共武力犯臺的企圖,為臺澎金馬數十年來的繁榮安定,奠定穩固基礎。